我本楚狂(簡介)

蘇默夏Summer

Author:蘇默夏Summer
警告:博主是個神經病,千萬別跟她認真。否則你就輸了喲☆
TAG:二次元狂熱,耽美愛好,幻想文學最高,抄襲厭惡+1W,突發性zhuangbility,叫我院長(精神病院的),歷史有愛,有字的東西就讀,女權主義者,反戰,偽文青,憤青肯定,左派也許,只會寫小言,死蠢,喜感,大眾臉,極熱CP或相反,獨裁,護短,懶懶懶懶懶懶懶懶……
郵箱:alfreda_yang@yeah.net
QQ:395306973

穿林打葉(音樂)

注意事項ATTENTION

一、看過我的自我介紹了吧……接受不能的,我也不接受!
二、政治觀點不接受批評,其餘隨意板磚。
三、我喜歡的,崇拜的,自行查找勾搭XDD
奇幻小說:御我
科幻小說:劉慈欣、田中芳樹
散文小說:老舍
同人:van、夏時、小艾
耽美:微笑的貓
詩歌:蘇軾、李白
繪畫:CLAMP、紅零
人生:薑瑜、吳儀、周恩來、毛澤東
四、我討厭的,憎惡的,自行查找躲避XDD
抄襲行為:郭敬明、郭妮、VIVIBEAR、安意如等人
精英(JY)行為
偽憤青
五、耽美創作有!請小心! 國擬創作有!請小心!
六、河蟹至上
七、想起来再说嗯……

月滿西樓(搜索)

看朱成碧(分類)

胭脂碎屑(標籤)

鶯歌燕語(留言)

一曲新詞(最新)

年年歲歲(統計)

鄰家羅敷(鏈接)

管理专用

【APH-英中心/联五有】失眠 090817草稿完结

同人文,點進來看

亚瑟·柯克兰时常会失眠。
尤其是在月光明亮的夜里,他总是莫名地没有睡意。这时,他就会随便拿出一本书来读(从《纯粹理性批判》到王耀送的《孙子兵法》,又甚至是最近流行的《暮光之城》,拿到什么算什么)。
说是读书,其实也是走神的一种。

这天他看的是《金银岛》。亚瑟·柯克兰绝对不会向别人承认自己居然还在看儿童文学(尤其是跟某个红酒混蛋或者蓝蓝路白痴,一定会被笑死的——不过他不知道那个红酒混蛋感情丰富到看王耀家的三流言情都会痛哭流涕,而蓝蓝路白痴最喜欢的书是《汤姆·索亚历险记》),所以只能在失眠的时候偷偷看。史蒂文森,他想。曾经在某个酒馆里见过,现在他死了,他还活着。

作为“国家”活着其实很累。
自己的身份只有首相和女王知道,平时为了掩人耳目,他甚至需要去工作。
多可笑,工作。他又想,如果那个广告公司的地中海老板知道自己新招的设计师居然是“敬爱的祖国”,会是怎样一副难看的表情。
他的时间静止不动,他永远(或者是很长时间吧,像王子吻醒公主的时间那么长)也不会衰老,所以他每五年就需要搬家、跳槽、换身份证明和大学毕业证等等麻烦的东西。

他活得太长太久,以至于以前的事几乎什么也记不起来。
想起那个叫“贞德”的姑娘是因为他重读了莎士比亚的《亨利四世》*。于是亚瑟·柯克兰躺下来阖上眼仔细回忆那位圣女。她是一个纤细灵巧的姑娘,有着跟那红酒混蛋相似的金发蓝眼,唯一不同的是那一脸正气凛然。
当他看到贞德将红酒混蛋护在身后时,亚瑟·柯克兰不顾形象地大笑起来(他在那场战争中担任某个分队的队长),笑得捶胸顿足,笑得泪流满面:“哈哈哈,你个变态居然要女孩子来保护……哈哈哈哈!”只是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肯来保护我?
寂寞、孤独、无助。
大陆上的国家们甚至有邻居,而他只能远远地眺望着。
没有人来保护我,所以,我要强大到能保护我自己。

阿尔弗雷德·F·琼斯。
亚瑟·柯克兰心上永远的一道疤。
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他仿佛看见了幼时的自己。一样的天真烂漫,一样的无邪可爱。也许很快就不是这样了吧,他当时想,并且不希望自己的预感成真。
“亚瑟亚瑟,什么时候在回来啊?我还想听很多关于妖精们的故事啊!还有英雄们!我要成为一个英雄哦!”小阿尔揪着亚瑟饰有繁复精巧花纹的正装,歪着头不让他离开。
——那时候,在孤岛上的时候,我也是这么害怕寂寞吧?是不是也曾经缠着那个红酒混蛋不让他离开呢?又是什么时候,宁可一个人抱着谁也看不见的独角兽哭到声嘶力竭,也不肯在别人面前示一点儿弱呢?
“阿尔乖。”亚瑟蹲下来拍拍孩子的头,碧绿的双眸对上天蓝色的瞳孔,“我会很快回来的,阿尔要相信我哦。我会带来很多新故事和……这里人民需要的茶叶。所以听话,知道了吗?”
之后,之后怎么样了呢?

亚瑟·柯克兰有一段时间疯狂到自己都害怕。
当他用枪指着那个东方人,他有一瞬的恍惚。多少年前,当他家的商队从东方回来时,商人交口称赞那个富饶得犹如天堂的国家与他英明神武的上司。
那么,一切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柯克兰先生。”那个叫做“王耀”的国家泛着疲惫却冷淡的笑,“我已经累了,很累了。所以……请给我个了断好吗?五千多年,我活够了。”
亚瑟·柯克兰的手在抖,抖得很厉害。王耀看他不动,自顾自地说起来:“时间太长太久了,可是我怎么记得那么清楚呢?嬴政拉着我的手——那时候我还是个小不点儿,跟我说:‘耀,寡人要将这千里江山、万年社稷统统交付与你。等到过了千年万年,你依然可替寡人君临天下。’哈哈,君临天下,柯克兰先生,他说什么君临天下呢。”
之后王耀盯着他,漆黑如子夜的双眼闪过不知名的光芒:“杀了我,否则我会讨回来的。跟你,跟你们所有的人。”
那眸光是亚瑟所见过的最冷的光芒。
他看到了天朝上国真正的威严。

亚瑟·柯克兰关于伊万·布拉金斯基的记忆其实很少。
好像上一瞬间他还是在西伯利亚的冰雪瑟瑟发抖的孩子,下一瞬间就变成了围着长围巾用柔软童音说着恐怖话语的青年。之后布拉金斯基先生变成了布拉金斯基同志,然后又变回了先生。
因为实在太乱,所以亚瑟决定跳过关于这个人的回忆。

想了很多之后,亚瑟·柯克兰开始头痛,而且恍惚看见了睡眠女神的微笑。
睡吧,他想。
在看完了史蒂文森的《金银岛》,又整理了漫长的记忆后,亚瑟·柯克兰先生结束了失眠。

那晚他做了梦。
红酒混蛋搂着贞德微笑;王耀第一次站在联合国的会议上向他伸手说:“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王耀。”;伊万·布拉金斯基抱着满怀的向日葵遥望着天空;自己拼了命去保护的孩子拿着毛瑟枪指着自己的胸膛说:“对不起,英.国,但我还是想要独立啊。”哈哈,是英.国,甚至都不是亚瑟·柯克兰。

亚瑟·柯克兰醒来的时候精神状态极差。
所以当他走进联合国会议的会议室时,不出意料地收到了那四人的注目礼。

“诶?英.国你怎么有黑眼圈了呢?你家这么温暖,不好好珍惜的话让给我好了(星)。”
“柯克兰先生要注意睡眠阿鲁,用不用我叫我家中医给你开个方子阿鲁?”
“哈哈,金色毛虫,昨天晚上干什么这么耗费精神啊?有艳遇也不叫上哥哥我,哥哥我好伤心啊!”
“噗哈哈哈哈!亚瑟你的脸就好像王耀家的滚滚!”

干!我他妈的才不会把家让给你你家的中药苦的就像世界末日哥哥哥哥哥哥个头啊哥哥鬼才承认你是我哥哥狗屁像滚滚你才像滚滚你全家都像滚滚!

亚瑟·柯克兰先生又在暴躁的吐槽中度过了新的一天,但愿以后每天如此。
同时祝愿他今晚不要失眠,做个好梦。

————————————————————————————
* 是《亨利四世》还是《亨利六世》俺记不清楚了……剖腹……

 

——END——


tag : APH 米英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BLO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