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楚狂(簡介)

蘇默夏Summer

Author:蘇默夏Summer
警告:博主是個神經病,千萬別跟她認真。否則你就輸了喲☆
TAG:二次元狂熱,耽美愛好,幻想文學最高,抄襲厭惡+1W,突發性zhuangbility,叫我院長(精神病院的),歷史有愛,有字的東西就讀,女權主義者,反戰,偽文青,憤青肯定,左派也許,只會寫小言,死蠢,喜感,大眾臉,極熱CP或相反,獨裁,護短,懶懶懶懶懶懶懶懶……
郵箱:alfreda_yang@yeah.net
QQ:395306973

穿林打葉(音樂)

注意事項ATTENTION

一、看過我的自我介紹了吧……接受不能的,我也不接受!
二、政治觀點不接受批評,其餘隨意板磚。
三、我喜歡的,崇拜的,自行查找勾搭XDD
奇幻小說:御我
科幻小說:劉慈欣、田中芳樹
散文小說:老舍
同人:van、夏時、小艾
耽美:微笑的貓
詩歌:蘇軾、李白
繪畫:CLAMP、紅零
人生:薑瑜、吳儀、周恩來、毛澤東
四、我討厭的,憎惡的,自行查找躲避XDD
抄襲行為:郭敬明、郭妮、VIVIBEAR、安意如等人
精英(JY)行為
偽憤青
五、耽美創作有!請小心! 國擬創作有!請小心!
六、河蟹至上
七、想起来再说嗯……

月滿西樓(搜索)

看朱成碧(分類)

胭脂碎屑(標籤)

鶯歌燕語(留言)

一曲新詞(最新)

年年歲歲(統計)

鄰家羅敷(鏈接)

管理专用

【APH-英中心|米英】LILY(上)妖尾本应援

同人文,點進來看
莉莉是一朵百合花的妖精,那是一朵开在安静湖畔的、自由并且寂寞的雪白百合。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诞生,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诞生,莉莉只晓得自己是一个妖精,一个会被某些特定的人看到,但很快又会被遗忘的妖精。
她最常干的事就是趴在对她来说巨大的荷叶上发呆,有时候眼睛一睁一闭,就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个冬夏。她不知道自己与一株花,一棵草有什么不同,直至有一天她遇见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炎热夏季里少有的凉爽傍晚,落日的余晖点燃了向来浓厚的云朵,把天空刷成了层次丰富的金红。蝉声也消去了往日里的急躁嘶哑,显得格外悠长。莉莉扒住荷叶叶沿,随手点两下湖水,晕开一圈圈看不见的涟漪。湖底的红鲤鱼被吓到,漂亮的长尾溅起无数颗晶莹的水珠。莉莉扭头躲时的一抬眼,看见了一双如同枝桠上新抽出的嫩芽一般单纯又明亮的绿眼睛——是一个小男孩。
莉莉并没有想跟他搭话或者其他什么的。她怕寂寞,但她更怕被遗忘。与人类的几次交流除了一时的欢笑,留下的更多的是被遗忘的痛苦。寂寞是一种很厉害的毒,平时只是隐藏在心里,一旦接触了“遗忘”这个药引,才会撕心裂肺的疼起来。于是莉莉转过头去不想理他,只是想,因为小男孩哭了。
他咬着嘴唇,泪水默默地涌出来,顺着形状漂亮的眼角淌至下巴,再一滴滴的落入湖中,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莉莉愣住了,好像,她也这么哭过。
“你还好吗?”她小心翼翼地问。
男孩子显然被吓着了,他使劲擦擦眼睛,茫然地环顾了下四周才发现莉莉。出乎她意料地,男孩并没有尖叫,甚至没有表示出惊讶,而是站起来晃晃悠悠地冲她行礼,说话时还带着啜泣的调子,“对、对不起……打扰到小姐,真是万分抱歉……”
莉莉看着他未干的泪痕有些于心不忍,“你看,这里也没有别人……你不用这么守礼的……”“我是绅士!”男孩打断她,很用力地强调,“一位绅士不应该当着女士的面哭……这是不对的!”
有些好笑于这个孩子的举止,莉莉开口打断他的自责,“我是一个妖精,百合花的妖精莉莉。你呢?”
“我叫亚瑟,亚瑟·柯克兰,我……我是国。”
“国?”莉莉重复了一遍,“你的意思是……国家?”
“对,国家。也就是这片土地。”男孩子有些沮丧的低下头,莉莉这才注意到他那显眼的眉毛,“我很没用,没有留住罗|马先生,我又是一个人了。”他的肩膀颤抖起来,“我不明白我为什么总是一个人,不明白。罗|马先生告诉我海那边有许多和我一样的国家,比如他那冒冒失失的孙子和其他什么人,可是为什么我这里只有我一个……?!”
“我也一直是一个人。”莉莉飞到他面前,“我们……搭个伴儿怎么样?”——只要你不会突然看不见我之后忘了我。
“……我才没有很开心,我才没有高兴地想哭!”亚瑟拼命地眨巴着眼睛,不让泪水流出来,“我只是觉得你一个人也很可怜!所以才决定要陪你的!”
“是,是,我知道。”莉莉微笑着回答他,“以后,多多指教啦。”

“你走啦!我才没有期待你再来!”盯着乱蓬蓬金发的年幼国家冲着即将搭船离开的青年法|兰西大喊,“你最好永远也别来!一次两三天,还来干什么!”
“啊呀呀,哥哥我不是怕口苦不对心的小毛毛虫寂寞嘛,嗯?”全欧洲的初恋弗兰西斯先生笑嘻嘻地按住那只到自己腰间的小脑袋使劲地揉了一把,“不过现在更像金色小刺猬了。”
“胡说!我才不是什么毛毛虫或者刺猬!而且我有莉莉,才不需要你陪!”本来就梳不齐的头发在弗朗西斯的揉搓下变得更加乱七八糟,亚瑟使劲别开头先要躲开他的魔掌。
“噗哈哈,小亚瑟你好歹也是个国家,怎~么~还~相信妖精呢?”弗朗西斯又狠狠地柔了他一把才收回手来,“是不是晚上害怕呀?不要害羞跟哥哥说嘛!哥~哥~我~随时提供优质的夜间服务哟~”
!!!亚瑟奋力踢了他膝盖一脚,“去死去死!”
“诶,真是不可爱的小朋友。”弗朗西斯心里暗骂一声这该死的小鬼踢得还真疼,脸上倒是微笑不改,“那哥哥我走了哦,不要太想我哦~”说完他做作地挤了挤眼睛,一拨金色长发,冲亚瑟送了个飞吻才“哈哈”笑着上了船。亚瑟在他身后气急败坏地喊着:“谁会想你啊你的船沉在英|吉利海峡才好呢混蛋——”
亚瑟·柯克兰,小小的英|国,就那么气势汹汹的瞪着那刚上了船的家伙,直到孤帆消失在无尽的、寂寞的蓝色中,才骤然松下劲来。“没有人能一直陪着我吗……莉莉。”他喊安静地趴在自己肩上的妖精,“你说,什么时候才有人不会离开我呢?”
“会有的,亚瑟。一定会有的。”一定会有什么人,可以常常久久地待在你身旁,不离不弃。“好啦,我认识一只叫艾米的独角兽,去看看吗?”莉莉飞到他面前,“我带路了哦。”

“你是什么?!”
“没礼貌的法国人。”俨然一位英|国贵族小姐打扮的妖精优雅地皱起了眉,打量着一身伤口的犯人,“我是莉莉,妖精莉莉。初次见面,巫女。”
那声“巫女”让气息奄奄的贞德咳了好一会儿才说得出话来,“咳咳……初次见面,呵,你来干什么?”
妖精静静地挥动着翅膀,姣好的面容上毫无表情,她沉默了一下才答道:“你伤了亚瑟。他受伤了。明明他保证绝对不会受伤的,明明他说一点也不危险的!这见鬼的战争难道真的要打上100年吗?——我只是来看看伤了他的人,明天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亚瑟……咳咳,你是说那个领队的……”贞德深吸了一口气,忍着痛挤出一个笑来,“这么说他跟弗朗西斯大人一样……是英|国?咳咳,我,我真应该杀了他……”
“哼,笑话。”莉莉不屑地冷笑,“你说你代表上帝,现在你看见了,上帝在大英帝国面前同样不堪一击。”
“……”
“还有。”莉莉残酷地开口,“我是来告诉你,你被出卖了,被你信仰的法兰西。”
“莉莉。”低沉好听的男声突然响起,莉莉惊愕地回头——是亚瑟。已然是青年样子的英|国穿着贴身的黑色礼服,裤线整齐地就像用尺子比着量过一样。妖精开口想说什么,他做了个手势阻止了。“贞德小姐。”亚瑟带着点儿微笑向穿着破烂囚服躺在稻草上的法|国少女得体地行礼,仿佛她是一位来参加舞会的上流社会高贵小姐而不是一个即将要被处以火刑的囚犯,“您好,我是亚瑟·柯克兰,英国。没有即使来见您,十分抱歉。”
贞德咬着唇偏过头不看他。
“这里条件差,还请您多多担待。”亚瑟摊开手,“您看,我想上帝那里一定更舒服。”他摘下礼帽,再次恭敬地行了个礼,“愿您能在他那里得到安息,如果不是在撒旦那里的话,小姐。”
大|英帝|国跟他的妖精关上牢门的时候,贞德低低地喊道:“法兰西,万岁!”
通向地牢出口的通道幽深漫长,亚瑟不紧不慢地走着,石墙上火把的光亮照得他的面色有些惨白,莉莉静静地跟在他身后飞着。有那么一段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通道里回响的只有脚落在地上的“叩叩”声。“……那个,亚瑟。”莉莉有些局促的开口,“对不起……我不该私自去找贞德的……我只是一下子太生气……”“嗯。”亚瑟应了一声,低头继续向前走。
“亚瑟你不要生气……我以后不会了……”
“生气?不,我没有生气亲爱的。”亚瑟站在门前没有去推,他回头看看莉莉,那仿若最高贵的翡翠的眸子里映出妖精与火光的影子,“我只是,突然有些嫉妒那个红酒混蛋。”然后他笑起来,阖上了眼睛,“好啦,我们去看看我们的独角兽艾米吧,它一定等着急了。”
亚瑟·柯克兰推开门,一日里最后的那点阳光正好落在他苍白的脸上,“而且……战争还没有结束呢,对吧。”

“诶诶~今天吃亚瑟亲手做的甜点?为什么啊?我不干!”
阳光灿烂的午后,皇宫花园的一角,妖精气鼓鼓地飞到漂亮的茶壶上坐好,很嫌弃地瞪着洁白瓷盘里的不明物体。
“闭、闭嘴!你又不用吃你嫌弃什么呀还有虽说、虽说我的点心看起来不特别好看,但是它很好吃!你明白吗?很·好·吃·!”大|英帝|国暴走了,炸毛了。
“诶……我可不这么觉得。”莉莉手托腮摆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来,“伊莉莎你怎么想?”
“咳咳。”年轻漂亮的金发女王用有着漂亮的刺绣的扇子挡住坏笑,天蓝的眼睛泛着一点儿淘气的神色,“我觉得么,确实挺难吃的啊,亚瑟。”
伟大的英帝|国,亚瑟·柯克兰先生,萎掉了。
莉莉“嘿嘿”笑了两声,绕着躲在椅子后面头上乌云滚滚口中念念有词的亚瑟飞了两圈,“看!陛下都这么觉得。亚瑟啊亚瑟,你真失败,活了这么多年,连饼干都不会做,失败啊失败!看~看!你都往这无辜的饼干里加了什么?可以把人变成青蛙的魔法药水吗?”
“面粉白糖蜂蜜!那是面包不是饼干!”亚瑟抬起头悲愤的喊了一句,接着又缩成了小小的一团。女王陛下不顾形象身份地嘲笑自己的祖国笑到乱七八糟,过了好一会儿才拍着胸口缓过来,假装义正辞严地说:“莉莉你就饶了他吧,作为女王,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祖国受辱!你要是把他挤兑得哭出来,不晓得民众会不会造反哦……”
“哦亲爱的伊莉莎别担心,就让他哭吧。”莉莉指着那不明的一团(?),“你不知道啊,我刚刚认识这家伙那会儿,他跑到湖边痛苦流涕的……”
“女王陛下下午茶时间结束了贵族们还在等着您出席会议呢莉莉你也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浪费时间是犯罪懂吗犯罪——”终于,我们亲爱的大|英帝|国雄起掀桌了。伊莉莎“咯咯”笑着,提着裙子走了,莉莉却不动,还摇头晃脑地问亚瑟:“那你——干什么呀?”
“我·去·准·备·明·天·的·点·心·!他妈的我就不信我做不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咳,似乎有谁爆衫了?嘘,不许说!关系到帝国的荣誉呢!

TBC

tag : APH 英中心 應援 米英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BLOG TOP